连续三年亏损、浙江市场营收占比高达70%,神秘新股东爱投反对票,威龙路在何方?

2022-07-27 17:21:53     来源:消费者报道      作者:张德荣、王松迪

“品有机,选威龙”。曾邀老戏骨陈道明代言,号称有机葡萄酒倡导者的威龙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龙股份”),在上市初期股价、营收双双达到顶峰。

但在随后的几年:股价下跌、营收下滑,原实控人违规担保,公司经历ST,股权变动,抛售澳大利亚葡萄园......加之爱投反对票的神秘股东、没有财务经验的财务总监,这个排名第二的中国葡萄酒上市公司如今过得并不容易。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连续三年亏损、受限资产金额数亿,浙江市场营收占比高达70%

2021年,威龙股份营收为4.74亿元,位列中国葡萄酒上市公司的第二名,于2016年在A股上市。

2017年1月12日,威龙股份达到历史最高价:52.27元/股。如今股价下跌至6.73元/股(截至2022年7月20日收盘),下跌幅度达到了87%。今年还出现威龙股份时任高级管理人员窗口期违规减持股票,收到上交所问询函。

根据年报,威龙股份年营收也在2017年达到高峰,为8.31亿元,此后开始出现下跌。

2019年,威龙股份原董事长王珍海先后因保证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纠纷、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等被冻结股份。此外,在担任威龙股份原董事长期间,他擅自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提供担保,涉案金额本金合计2.51亿元,导致威龙股份陷入危机。当年11月25日,威龙股份被正式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名称变更为“ST威龙”,当天最终收盘价为6.35元。此时,距离其上市仅三年零六个月。直到2021年,威龙借助以物抵债方式处理违规担保,当年8月10日,威龙股份成功“摘帽”,以11.13元/股收盘。

2020年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威龙股份营收跌入谷底,仅3.92亿元,2021年略有回升,达到4.74亿元。自2019年开始,威龙股份净利润也不断收缩,3年来持续亏损。


根据最新的半年度业绩预告,2022年威龙股份上半年净利润将会扭亏为盈,对此公告中提到原因包括了开源节流严格审核费用使用情况以及调整公司组织架构,但并未就细节做更多披露。

最近几年,威龙的受限资产金额也十分庞大,2020年高达3亿元,2021年略有下降为2亿元。这些受限资产中包括用作保证金的货币资金,抵押借款的货币资金,以及抵押借款或者查封的存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以及生产性生物资产等。



虽然威龙属于上市公司,但一直以来,威龙并没有实现真正的全国化,从主营业务的营收分布来看,威龙非常依赖浙江市场。

浙江市场的崛起与威龙现任总经理即前董事长孙砚田息息相关。据了解,浙江市场起初由孙砚田负责,通过买断酒店渠道、打造橡木桶打单品等方式,在20世纪初便巩固了浙江市场。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威龙在浙江市场还是牢牢占据着酒店渠道的大量份额。

最近两年,主营业务在浙江市场的销售额占比已经超过70%,公司前5大客户业均在浙江省,这5大客户的营收2020年、2021年分别为1.14亿、1.11亿,占总营收的29.12%、23.52%。



如果浙江市场发生变化,对于威龙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

神秘人爱投反对票,新任财务总监无财务工作经验

业绩上的困扰只是其中一部分。由于王珍海的违规担保,导致其所持股份被拍卖,公司股东发生变化。

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仕乾投资”)于2020年8月拍得占王珍海所持的73094500 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1.96%。天眼查显示,仕乾投资的实际受益人为何平,持股比例为99%。

在威龙股份年报以及天眼查中,何平的信息披露极其有限,其名下有多个公司,分布在不同行业和地区,身份神秘。据悉,“神秘人”何平的投票由广西洁宝纸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威龙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黄振标代投,在去年威龙股份的多项决定,这个“神秘人”何平经常投反对票。


2020年11月19号,王珍海持有的6264.17万股被于是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委托山东省鑫城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城恒业”)通过司法拍卖取得,占公司总股本的18.81%。

拍卖后,王珍海仅持有公司股份2154.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47%。这些股份后在2021年12月9日至2021年12月16日被多人通过司法拍卖取得,王珍海不再持有威龙股份股票。

2021 年 1 月 14 日,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表决权及提案权、提名权、质询权、建议权、股东大会召集权等无条件地无偿委托给鑫城恒业。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与鑫城恒业为一致行动人,而鑫诚恒业由青岛即墨市国有资产运营服务中心100%持股。


现任董事长黄祖超的履历显示他正是鑫诚恒业集团党总支副书记、总经理,曾在青岛即墨区任职。与此同时,消道长发现,即墨区现任区委书记韩世军曾在威龙总部所在的龙口市任市委书记。而另一位由鑫诚恒业提名的高管财务总监郑琳琳,此前并无任何财务实操经验。



天眼查显示,目前仕乾投资以及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分别为威龙股份的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所持股份分别为21.29%、18.8%。由于两大股东持股比例接近,目前威龙股份并无实际控股人。

抛售“卖得不好”的澳大利亚资产,多次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


威龙的前身是成立于1982年的龙口县级企业的葡萄酿酒公司。

1992年,企业已经陷入了经营危机,潜在亏损近500万元。这时,王珍海接手了。王珍海将威龙慢慢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1994年威龙实现股份制改造,后来分别在山东,甘肃、新疆建立生产基地,并且选择了有机葡萄酒概念作为特色。





2016年威龙上市,募集到超过5亿资金。当时,正值中国企业与个人投资外国酒庄、葡萄园的热潮。威龙也不例外,收购了位于澳大利亚墨累-达令产区1235.3公顷的葡萄园。据业内人士反馈,在澳大利亚生产的葡萄酒一直以来运输到国内进行销售。但“卖得不好”。

2022年7月7日,威龙股份发布公告称计划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公司位于澳大利亚的Coomealla葡萄园和 Nyah 葡萄园及附带资产转让与 Boronia Farms (Aus) P/L ATF Boronia Farms Unit Trust 和 Nyah Vineyards Pty Ltd ATF Nyah Vineyards Unit Trust。拟出售的葡萄园前期购入价格合计711.26万澳元,账面原值887.75万澳元,本次拟出售的价格约合人民币6606.6万元。

这两个葡萄园平均年产量约为8260吨,占公司澳大利亚子公司全部葡萄年产量的76%。至于出售原因,公告中称由于澳大利亚库存灌容将满,出售有利于降低经营风险。因市场和国际环境影响,未来一年进口回国内或者在澳大利亚销售的数量均无法保证清空足够的罐容,用于来年葡萄的加工,并称后续澳大利亚子公司可通过在当地购买酿酒葡萄的方式保持持续经营。

上交所就此事对威龙股份发布了问询函:就出售葡萄园事项补充披露近三年澳大利亚子公司运营情况,说明本次出售的具体考虑,评估本次出售的葡萄园对澳大利亚子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以及目前募投项目具体进展情况等。

继7月15日发布公告称将延期回复《问询函》后,7月21日威龙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就出售澳大利亚葡萄园收到的上交所问询函将再次延期回复。

消费者报道就出售澳大利亚葡萄园、高管违规减持股票、股价大幅下跌、主营业务营收严重依赖浙江省市场等相关问题向威龙股份发出采访函,威龙方面给到回复:目前在我们窗口期,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窗口期之后我们会安排特定邀请对象的交流。

威龙股份后续将走向何方,消费者报道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