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款口服玻尿酸测评:玻尿酸含量差距逾200倍,你吃的玻尿酸真的能补水吗?

2022-07-22 16:22:30     来源:消费者报道      作者:廖玉婷

玻尿酸(透明质酸钠),一个同时跨界美妆、医药、保健品等多个领域的明星成分,于2021年1月7日正式通过国家卫健委审查,被批准可应用于普通食品添加。获批入食后的玻尿酸再度爆红,迅速成为食品圈炙手可热的新原料。

不到一年时间,国内市场上已涌现出玻尿酸饮料、酸奶、新式茶饮、糖果等数十个品类。毕竟,不用打针、不用购买昂贵的化妆品,只要口服就可以补充皮肤的玻尿酸,这听起来颇具吸引力。

2022年6月,《消费者报道》向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送检了12款含透明质酸钠(下称“口服玻尿酸”)的食品,包括(华熙生物)黑零透明质酸钠γ-氨基丁酸软糖、WONDERLAB透明质酸钠夹心软糖、北京同仁堂透明质酸钠胶原蛋白肽植物饮料、娃哈哈轻奈透明质酸钠气泡水(青柠味汽水)、POLA宝丽全新QQ胶原蛋白饮、Swisse Me胶原蛋白肽透明质酸钠软糖(蜜桃乌龙味)、姿美堂透明质酸钠胶原蛋白果味饮品(樱花荔枝口味)、碧生源透明质酸钠白芸豆压片糖果(莓果酸奶味)、(统一企业)美研社燕窝胶原蛋白肽风味饮品、白云山透明质酸钠水光夹心软糖(含VC)、SMEAL透明质酸钠血橙饮、中粮可益康透明质酸钠胶原蛋白肽软糖,对比测试透明质酸钠、总糖、三氯蔗糖、山梨醇、麦芽糖醇、赤藓糖醇等指标。



此外,本刊还招募了10名志愿者主观试吃了12款口服玻尿酸,评价其香气、口感等指标。

结果显示,12款口服玻尿酸所含透明质酸钠差异悬殊,最高相差超过200倍,其中糖果普遍高于饮料、口服液等产品类型。部分口服玻尿酸(饮料)pH均呈酸性,透明质酸钠可能会有部分降解,其中添加到娃哈哈POLA宝丽SMEAL中的玻尿酸可能最不稳定。

口服玻尿酸总糖含量不高,仅白云山一款属于“高糖”,其他4款为“0糖”,5款为“低糖”。甜味剂方面,白云山未检出标示的糖醇种类,WONDERLABSwisse Me糖醇类使用量较高,提示消费者不宜过量食用。

主观试吃结果显示,黑零WONDERLAB评分较高,SMEAL美研社排名垫底。、




测评报告一:娃哈哈、POLA玻尿酸含量少;食品中的玻尿酸可能会降解

口服玻尿酸来了,带着消费者悄悄变美的期盼。

“无需挨刀挨针”、“可以喝的面膜”、“逆转肌肤年龄”等层层标签打在了产品的宣传页上,再加上商家们设置“按剂量服用,长期坚持能变美”的议程,口服玻尿酸便有了长期的客源。

随着国内美容潮流的升级,美容形式从“外敷”“注射”延伸至“内服”,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愿意在口服美容上“氪金”。

这到底是美容新方式,还是新的“智商税”?

2022年6月,《消费者报道》向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送检了12款含透明质酸钠(下称“口服玻尿酸”)的食品,对比测试透明质酸钠、pH指标。

结果显示,白云山透明质酸钠含量最高,娃哈哈最低,两者相差超过200倍。添加玻尿酸的糖果中所含玻透明质酸钠普遍高于饮料、口服液等产品类型。

本刊对6款口服玻尿酸(饮料)的pH进行了测试,发现其pH均呈酸性,作为原料添加到食品中的透明质酸钠可能会有部分降解,其中添加到娃哈哈POLA宝丽SMEAL中的玻尿酸可能最不稳定。

娃哈哈、POLA透明质酸钠含量较少

玻尿酸,学名为透明质酸,在药品中也称为玻璃酸,简称HA。其广泛存在于动物组织的细胞间质和某些细菌的夹膜中,在人体中,皮肤、脐带、眼玻璃体及关节滑液中玻尿酸含量最高。

工业生产得到的透明质酸常以其钠盐的形式存在,即透明质酸钠。在应用上,“美容圣品”玻尿酸主要用于化妆品及皮下注射等方面。此外,我们常常也能在各类滴眼液、治疗和预防骨关节疾病的药品或保健食品中发现玻尿酸的身影。

玻尿酸具有特殊的保水作用,就像海绵一样能够吸收大量的水分。理论上,每克玻尿酸可吸收和保留500g水分,使皮肤富有弹性。

有研究表明,人体在婴儿时期含有15g玻尿酸,在皮肤中起到锁住水分,使皮肤光滑细嫩,维持皮肤弹性的作用。随着年龄增大及玻尿酸流失,皮肤逐渐变得粗糙、暗沉、皱褶。

本刊发现,市面上以添加玻尿酸为卖点的食品,多以给皮肤补水为主要卖点。这些宣称添加玻尿酸的软糖、饮料等实际含有多少玻尿酸?

目前,口服玻尿酸还是新兴事物。国标中尚未对食品中的透明质酸钠含量有统一的检测方法,今年3月,山东省营养保健食品行业协会颁布了国内首个针对玻尿酸食品HA含量测定的团体标准T/SNHFA 012-2021《食品中透明质酸钠含量的测定-高效液相色谱法》,不过该方法暂时没有公开的文本。

此次,本刊参考了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布的轻工标准QB/T 4576-2013《透明质酸钠》中“透明质酸钠含量”的测定方法,结果仅供消费者参考。

检测结果显示,添加玻尿酸的糖果中所含玻透明质酸钠普遍高于饮料、口服液等产品类型,其中饮料、口服液为0.1%~2.1%,软糖、压片糖果为9.1%~24.7%。透明质酸钠含量最高的是白云山,为24.7%,最低的是娃哈哈,为0.1%,两者相差超过200倍。



搭上“玻尿酸”概念的普通食品,仿佛无形中地镀上了一层“金”。

本刊将12款口服玻尿酸的透明质酸钠含量换算成最小食用单位,结果显示,Swisse Me含量最高,即食用一袋10g软糖理论上可补充透明质酸钠1.51g,不过消费者需要为这4颗软糖付出21.3元的“天价”。

其次是美研社白云山,每份透明质酸钠含量分别为1.05g、0.988g,其中美研社每50mL价格为24.9元,白云山一颗4g糖果的价格为1元。

若仅从透明质酸钠含量考虑,在12款口服玻尿酸中,白云山性价比较高。

值得一提的是,售价为1.48元每颗的碧生源,透明质酸钠含量仅为0.091g,假如以此补充人体中的玻尿酸,恐怕也只是杯水车薪。



美研社所属“统一企业”回复本刊:“依《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饮料》定义,我司美研社燕窝胶原蛋白肽风味饮品属于饮料,其透明质酸钠含量的测定方法,应采用《食品中透明质酸钠含量的测定 高效液相法》T/SNHFA 012—2021执行检验,贵单位采用《透明质酸钠》QB/T 4576-2013并不适用于添加透明质酸钠的饮料中透明质酸钠含量的测定,其测定结果并不能真实反映饮料中透明质酸钠含量。”

娃哈哈亦告知本刊:“‘娃哈哈轻奈透明质酸钠气泡水青柠味’产品执行标准是GB/T 10792-2008《碳酸饮料(汽水)》。”其也表示本次采用的检测方法不适用于检测其产品中的透明质酸钠含量,认为“透明质酸钠在产品中添加量为20mg/100mL,其含量远小于纯品,根据本公司研究发现该检测方法对于添加少量透明质酸钠的饮料由于产品中有其它物质干扰造成显色异常,故该方法并不适用。”


部分食品中的玻尿酸或不稳定

根据用途和技术要求,玻尿酸可分为医药级、化妆品级和食品级。医药级别的玻尿酸对于质量和纯度的要求最高,其次是化妆品级,最后是食品级。

玻尿酸在化妆品行业的应用已经相当成熟,当透明质酸钠作为化妆品的原料来使用时,有要求其产品接近中性。这是因为,透明质酸钠在酸性或者碱性的条件下,均会有不同程度的降解,影响了其稳定性。

参考QB/T 4576-2013《透明质酸钠》的规范,也要求理化指标pH为6.0~8.0,亦即接近中性。

作为新资源食品的“玻尿酸”,添加在食品中是否稳定?

本刊对其中6款口服玻尿酸的pH进行了测试。检测结果显示,其pH在3.3~4.4,呈酸性,这说明作为原料添加到食品中的透明质酸钠可能会有部分降解,即我们能从6款口服玻尿酸获取的透明质酸钠有可能要低于商家的添加量。

其中,娃哈哈POLA宝丽SMEAL三款pH最小,酸性最强,添加到这些食品中的玻尿酸可能最不稳定。




此次,产品类型为糖果的另外6款口服玻尿酸,pH项目因难以开展并未测试,包括Swisse Me白云山WONDERLAB黑零中粮碧生源

负责此次测试的工程师表示:“由于糖果是固体不能直接检测pH,如果用温水去溶解之后再测定,水的温度会影响pH的最后的结果。”


口服玻尿酸,是驻颜水还是智商税?

2021年,被称为“中国口服玻尿酸元年”。

其实在此之前,玻尿酸在食品中也早有应用。2008年,透明质酸钠在我国获批为“新资源食品”,使用范围为保健食品原料。

由于透明质酸钠及以其为主要成分的产品,在日本、韩国、美国、欧盟、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巴西被允许添加在食品或膳食补充剂中。基于在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批准使用情况,2021年1月,国家卫健委批准透明质酸钠可扩大使用范围,用于乳及乳制品,饮料类,酒类,可可制品、巧克力和巧克力制品(包括代可可脂巧克力及制品)以及糖果、冷冻饮品。

这让玻尿酸市场再次沸腾。但是随着玻尿酸食品的面世,来自行业和消费者的质疑之声也随之而来。

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授、食品药品监管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少伟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目前玻尿酸食品没有新的数据去支撑,只是食字号,所以不能宣传其功能性。‘食品中的玻尿酸在经过各种消化酶的作用之后,是经过什么通道作于皮肤的?’这个问题医学界暂时没有找到答案。”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科学技术部主任阮光锋曾表示:“玻尿酸是大分子的多糖类物质,无法被人体直接吸收。人体自己就可以合成玻尿酸,基础原料都来自饮食及代谢产物,根本不需要补充。”

对于口服玻尿酸能否“美容”,目前能支撑其有效性的相关试验数据不多。

这些试验部分由生产透明质酸钠食品的厂家赞助,部分声称是在没有利益关系的情况下进行的。主流试验结果表明,每天口服玻尿酸的补充剂量在120mg~200mg,达到一定的时长后(1-3个月),对改善皮肤的水润度和保水性、弹性有帮助。

再看此次测评的12款口服玻尿酸,每独立小包装提供的透明质酸钠仅为0.091g~1.51g,以含量最高的Swisse Me计算,即使以最低摄入量及最短时长计算,也相当于每天坚持食用795g该种软糖1个月,才有可能产生“补水”效果,这样算下来费用已超过50000元。

就安全性而言,并不是人人皆可食用玻尿酸。国家卫健委指出,透明质酸钠在婴幼儿、孕妇和哺乳期妇女人群中的食用安全性资料不足,从风险预防原则考虑,上述人群不宜食用。此外,玻尿酸每天推荐食用量应不超过200mg。


测评报告二:白云山糖分“爆表”;WONDERLAB、Swisse Me糖醇含量较高或致腹泻


可以吃的玻尿酸,你吃过吗?

口服玻尿酸以功能性食品的打开方式,高调地走进公众视野。“打破‘皱’语”、“千倍‘抓水力’”、“嘭嘭少女肌”等吸睛的广告宣传直击消费者痛点,更抓住了一颗颗渴望变美的心。

抛开口服玻尿酸的有效性,其味道如何?零食化的口服玻尿酸,是不是“糖衣炮弹”?

2022年6月,《消费者报道》向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送检了12款含透明质酸钠(下称“口服玻尿酸”)的食品,对比测试总糖、三氯蔗糖、山梨醇、麦芽糖醇、赤藓糖醇指标。

此外,本刊还招募了10名志愿者主观试吃了12款口服玻尿酸,评价其香气、口感等指标。

结果显示,黑零娃哈哈POLA宝丽Swisse Me可标称“0糖”,姿美堂WONDERLAB美研社北京同仁堂SMEAL可标称“低糖”,仅白云山一款属于“高糖”食品。

甜味剂方面,白云山未检出标示的糖醇种类,WONDERLABSwisse Me糖醇类使用量较高,消费者不宜过量食用。

主观试吃结果显示,黑零WONDERLAB评分较高,SMEAL美研社排名垫底。


4款真“0糖”

玻尿酸“零食化”后,糖含量是一个潜在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WHO)多次指出,过多摄入游离糖会增加龋齿、肥胖、糖尿病和高胆固醇血症等疾病的患病风险。

通常,当我们在谈论食品中是否“含糖”或“碳水化合物含量”时,指的是可以被人体利用产生能量的碳水化合物。

在国家标准GB 5009.8-2016《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果糖、葡萄糖、蔗糖、麦芽糖、乳糖的测定》第二法中也有相关解释:食品中的总糖通常是指食品中还原糖(单糖、双糖)和经水解为还原性单糖(多糖)的(非还原)糖含量。

根据GB 28050-2011《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的规定,“0糖”实际指的是每100g(100mL)食品的糖含量(单糖和双糖总量)不高于0.5g,而并非绝对意义上的“没有糖”。而“低糖”则是指每100g(100mL)食品的糖含量不高于5g。

参考中国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对“高糖食物”的定义,每100g(mL)食物中糖含量超过15g称为“高糖”。

测试结果显示,12款口服玻尿酸的总糖含量为0g/100g~56.8g/100g。其中,黑零娃哈哈POLA宝丽Swisse Me总糖含量均在0.5g/100g以下,可标称“0糖”。姿美堂WONDERLAB美研社北京同仁堂SMEAL总糖含量均低于5g/100g,可标称为“低糖”。



根据《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22)》的建议,控制添加糖的摄入量,每天不超过50g,最好控制在25g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总糖含量最高的是白云山,每100g软糖中总糖含量达到56.8g,属于“高糖”食品。本刊留意到,白云山配料表排名第一的是“麦芽糖浆”,其主要成分的麦芽糖是一种双糖,代谢后会分解成单糖(葡萄糖),消化吸收容易导致餐后血糖的迅速升高。

经本刊换算,一包80g的白云山透明质酸钠水光夹心软糖(含VC)总糖含量为45.4g,食用一包将接近《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22)》建议的每日最高限量(50g)。


WONDERLABSwisse Me糖醇含量较高

喜欢甜味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要达到“无糖”,又要保住“甜味”,就需要甜味剂的帮忙。

根据甜味剂的营养价值不同,市面上的甜味剂可分为两种,一种是营养型甜味剂,例如赤藓糖醇、麦芽糖醇等,含有一定的热量;另一种是非营养型甜味剂,例如阿斯巴甜、三氯蔗糖等,热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此次本刊选择了口服玻尿酸中的三氯蔗糖、山梨醇(山梨糖醇)、麦芽糖醇和赤藓糖醇四种主要的甜味剂进行检测。结果显示,仅白云山没有检出上述任何甜味剂。该款产品宣称添加了山梨糖醇一种代糖,而山梨醇的结果显示为“未检出”。原因可能有两种:

一是完全不含有该种代糖;二是该种代糖含量低于检出限。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么白云山这款产品与宣称标示不符;如果是第二种情况,过低的代糖是否还能起到“减糖”的目的,有待考究。

《消费者报道》将检测结果与疑问发至给相关生产企业进行咨询,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企业回复。



姿美堂POLA宝丽SMEAL美研社娃哈哈检出三氯蔗糖(蔗糖素),含量在0.0395g/kg~0.145g/kg,三氯蔗糖是一种高倍甜味剂,甜度可达蔗糖相对甜度的600倍。

糖醇类使用量最高的是WONDERLAB,麦芽糖醇和赤藓糖醇两者之和为42.5g/100g,其次是Swisse Me,为38g/100g,这两款在主观试吃中也被认为“较甜”。此外,中粮黑零两种糖醇类含量也超过10%。

糖醇好处多多,但是不宜过量食用。

摄入过多糖醇一般具有缓泻作用,可能引起腹部不适、胀气、肠鸣等消化道症状。这是因为,吃进去的糖醇很难被胃蛋白酶分解,所以就直接进入肠道了。肠道突然进入这么多的糖醇,容易消化不良,导致肠内的渗透压升高,吸收更多水分到肠道,从而促进腹泻。

在美国FDA规定,当合理可预见地食用量可能导致每天摄入50g山梨糖醇时,标签上需注明“过量食用可能引起腹泻”。澳大利亚新西兰也有法规要求,A类中麦芽糖醇、木糖醇在食品≥10g/100g(10%),B类中山梨糖醇、赤藓糖醇在食品中≥25g/100g(25%),均需要标注“可能会致泻”;当 A、B中的糖醇组合使用时,取上限较低值,也就是只要超过10%的添加,就需要注明“可能会致泻”。

因此,为了确保消费者获得足够的信息,当添加糖醇超过10%的产品,建议商家应注明“过量食用可能引起腹泻”等提示。


主观试吃:黑零WONDERLAB受青睐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透明质酸原料生产销售国,但是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口服玻尿酸仍是非常小众的食品。

在电商平台上,口服玻尿酸的产品类型主要有糖果、饮料两种。玻尿酸“入食”,给了消费者很大的想象空间,在食品中添加玻尿酸,真的能起到“点石成金”的效果吗?味道怎么样?

本刊招募了10名志愿者,对12款口服玻尿酸的香气、口感作出了评价。



主观试吃结果显示,多款口服玻尿酸同质化现象比较明显。从香气及口感看,食品级玻尿酸的存在感并没有很强。

黑零WONDERLAB评分较高,分别为7.4分、7.1分。志愿者评价黑零“外面有一层‘膜’,有点像吃爆珠的口感”“淡淡的香味,独特的口感,不会太软也不会太弹”“口感很软糯”,WONDERLAB“白桃味食物yyds(永远的神)”“嚼起来很弹牙”“酸酸甜甜”。

此外,Swisse Me“很像QQ软糖”“味道偏甜”,娃哈哈“普普通通的‘气泡水’”“气泡水还可接受”,有兴趣的可以尝试一下。

POLA宝丽姿美堂白云山中粮褒贬不一。“酸”是POLA宝丽的特点,有志愿者形容“酸到五官扭曲”“像酸梅汁”“像沙棘原液”。可能添加了人工甜味剂的缘故,姿美堂被认为“酸甜味很寡淡”“甜味不自然”。白云山“心形很讨喜”,但是香味有点瑕疵,多名志愿者反馈“胶味比较重”。中粮“口感偏硬”,缺乏亮点。

可能因为添加了胶原蛋白肽,北京同仁堂被认为“有奇怪的气味”;作为一款压片糖果,碧生源被评价“吃起来没什么味道,香精味突出”。

SMEAL美研社排名垫底,分别为4.3分、3.6分。SMEAL的塑料包装受到了嫌弃,一名志愿者评价“太难闻了,满满的‘塑胶味’,不知道是外面那个塑料瓶的味,还是本身饮料味,总之很‘下头’”,另一名志愿者表示“像喝一百美元的一桶原油,还没提炼完成那种塑料味”;美研社主打燕窝、胶原蛋白肽两种“美丽”配方,原料本身带有淡淡的腥味,让人难以接受,志愿者评价“适口性太差了”“味道闻起来没有想吃的欲望”“稠、黏,在喉咙下不去”。




CCR综合测评:推荐黑零、WONDERLAB、Swisse Me

CCR综合评价显示,黑零WONDERLABSwisse Me各项指标表现均衡,CCR得分较高。

总体来看,口服玻尿酸所含玻透明质酸含量有限,其中糖果普遍高于饮料、口服液等产品类型。部分口服玻尿酸pH呈酸性,作为原料添加到食品中的透明质酸钠可能会有部分降解。目前,学界对口服玻尿酸是否真正具有补水效果暂无定论,再从价格考虑,口服补充透明质酸钠性价比并不高。

此次测评的口服玻尿酸多为“0糖”“低糖”,糖含量不高,真正无负担。不过,消费者应关注其中的糖醇含量,一次性食用过多可能会引致肠胃不适。



【特别声明】:本报道中试验结果、提及品牌仅对测试样品负责,不代表其同一批次或其他型号产品的质量状况。